“泊名励志网”
  • 排座的学问
  • 发布时间:2020-09-26 17:43 | 作者:泊名网 | 来源:www.boming.cn | 浏览:
  •   南宋年间,一个大雪纷飞的隆冬,有一个人却要远行,出使金国。这人叫薛季益,是代理工部侍郎。南宋时能够出使金国的使者都是重量级人物,如范成大、杨万里,薛季益也是这样一个人。
      
      他有学问,在士林中声誉很高;有品行,典型的强悍之人,总之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样的人远行,各部部长都给面子,纷纷赶来为他饯行。
      
      六个部正副部长,总共十二人,刚好一桌。
      
      当时,著名文人洪适也在座,是个副部长。
      
      既然是饯行,薛季益就是客人,无论如何都应坐在客席上。安排座位的是一个叫陈应求的部长,他对着薛季益一拱手,微笑道:“薛兄远行为客,请坐客席。”
      
      薛季益连连摇手:“下官叨陪末座,已是过分,万不敢坐客席。”
      
      原来,南宋人坐席有个规则,和我们今天相同,坐席按官职大小依次而坐,官最大、品最高者坐在客位上。在座者,当时品级最高的恰是陈应求。
      
      陈应求当然不能坐,心里说,过去可以,今天怎么行?如果自己一坐,别人会怎么看自己、评论自己?因此又一次揖让,请薛季益千万别客气,务请上坐。
      
      薛季益无论如何也不上坐,并道:“过去都有顺序,今天为啥不这样?”语言中有点不满了:过去不让我,今天也别让了。
      
      陈应求脸红了,心想,咋的,对我过去坐客席不满,故意找茬?这样一想,态度更坚决,今天这客席无论如何也要让薛季益坐,就说:“今天,薛大人你一定要坐。”
      
      薛季益道:“无论如何,下官不敢坐。”
      
      两人在那儿互相谦让着,语言越来越僵,脸越来越红。在座客人见了都十分尴尬,劝说陈应求固然不好,劝薛季益也好像不妥。一桌欢宴还没开始就要冷场。
      
      这时,一位同事眼睛一转,转头对洪适道:“洪兄才思敏捷,能不能出一典句给这二位大人开解一下?”
      
      宋人喜好谈章论句,听了这话,一时都忘记了揖让,回过头望着洪适。
      
      这是一道难题,仓促之间,用一句话既要切题,又要劝客,还要用典,实在不容易,连陈应求和薛季益也替洪适暗暗着急起来。
      
      洪适一笑,喝一口茶,笑道:“孟子不云乎,庸敬在兄,斯须之敬在乡人。侍郎姑处斯须之敬可也,明日以往,不妨如常时。”这话意思是:孟子说,讲究礼节是看情况的,到哪个地方按哪个地方的风俗,听那儿的长者安排办,你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说法做,姑且受大家一次尊敬,过了今天,以后再恢复过去的次序不行吗?
      
      话说得很巧妙,首先是规劝,用圣人的话来说,对饱读诗书之人最有说服力。其次,是批评,什么都是灵活的,礼节也是这样,千万别不知变通。再则,暗暗劝说,大家尊敬你,来饯行,千万别扫朋友的兴。
      
      薛季益一听,哈哈一笑,一拱手对陈应求道:“恭敬不如从命。”坐了客席。陈应求也哈哈大笑,入席而坐。一场欢宴,终于开始。
      
      洪适一句话,给尴尬找了个台阶,也给友谊找了个台阶。

    本文标题:排座的学问点此返回首页

    出自泊名网:https://www.boming.cn/lizhi/gushi/950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 收藏 | 打印

  • 欢迎留下您的足迹,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信息!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信息!
    • 相关内容
    •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TAG标签 |滇ICP备09011889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