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首页>美文欣赏 / 正文

七层古塔

admin 2021-09-10 00:13:00 美文欣赏 35 ℃

我们这座小城东面,东宝山构成了横断天际的巨幅景观,天天衬托着太阳升起,于是就形成了让人眼中心底都无法忽略的强大存在。

东宝山上,幸好立有这座苍苍古塔,要不然将会多么空寂、多么苍凉?

二百年前,这座宝塔曾在一场迅雷疾雨中轰然坍塌。当年城里的居民,遥对光秃秃一架东宝山,又有过何种惊诧、何等怅惘?

很多城市都有一座值得骄傲、堪为城徽的塔:巴黎铁塔,科威特水塔,西安大雁塔……我们这座古老的小城,可引以为荣的,自有这座岿然挺立于东山顶上的七层古塔。

东宝山不算高大,所幸陪衬的丘岭更矮小,也还能显得挺拔,显出些君临古城、傲视丘壑的气象。这山的形态最为绝妙,正是一个切去了上段的圆锥体,山坡平缓匀称,山顶平展宽阔,全都恰到好处,活生生就是人造的宝塔基座。

东宝塔呢反倒像是天成的,像是自己拱破土层长出来的,正如劲松生自悬崖,岩礁耸出大海。

这塔与山,相互依托映衬,搭配出一种和谐、一种完美、一派恢弘的气势。古人的眼光犀利,远在本城还是直隶州府的朝代,对此已有定评:“一州眉目,颇姿瞻眺”!

不错,瞻眺委实壮观:青葱敦厚的山,苍劲凝重的塔,还有朝晖夕阴、风霜雪月,令它姿色变幻……

不过,登临更有情趣:千回百转的青石旋梯,八面来风的众多窗口,奔来眼底的一城风光、百里山河……

或许这宝塔,还是更耐读,耐得人不远不近的坐定,作细读默想。它黛色苍苍,袒露出砖石的本色。它八面七层,层层收缩,层层飞檐,塔底垫有八尊托塔金刚,塔尖朝天竖立、挺直了一柱粗重的惊叹号……

这座古塔能用句号作结么?

这是一部史书,一位百岁老人,一柄锈蚀的铜剑,一段竖起的长城!

宝塔的神奇迷人,还在于它有一串耐人寻味的传说。

据说东宝山虽然不高,但七、八十里外都能看见东宝塔。而且,随便从哪个方向看,宝塔都在山顶的正中。只有登上山顶,才会发现它其实偏北……

相传宝塔内早先有一尊大佛。这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神,却有一根手指翘起,正好拴绳子,于是普渡了一个又一个上吊者,于是就有目中无神的狂徒把佛的手指砸断……

记忆里,东宝山当年是城边的主要坟场,居然也能是青少年游乐园。镇上的孩子和大人们,都经常上山,在松林内外割茅草、耙松针、摘松菌、薅地衣……小伙伴们的游乐,不能费钱还要挣钱,只能在干活中寻欢,但大伙也没觉得穷苦寒酸。人人都在这样过,穷快活就成了真快乐,且不耽误留点美好回忆。

现实中,东宝塔天天可见,不时也会惹人关心、谈论。那天朋友们喝酒吹牛,一位文化人说起,东宝塔有一副很绝的上联,这么多年硬是没人对得出下联。于是大家竖起耳朵恭听:

——宝塔七层,层层孔明诸角(葛)亮。

老家方言,葛与角同音。俺一听完上联,就想起城北那条奔往汉江的浏河。一不小心,又暴露出自己不服周的轻狂:拿历史人物的名和字说家乡景物,倒也别致。但要说多少年对不出下联,不至于吧?

——浏河九弯,弯弯送(宋)江及时雨。

宝塔老了么?

东宝塔是小城现存的最早人工建筑。自隋代起,就这样站立山顶。一千多年了,经历过多少风蚀雨侵、沧海桑田?

今天也不太平,宝塔或将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城里要建电视转播塔。这堆钢铁庞然大物,比宝塔要高几倍,还十之八九将戳在宝塔身边。于是,就有了一些涉及古迹与景观问题的争论:

——应该换个地方,必须离宝塔远些!

——不行,从功能和经济上看,东宝山才是最佳位置。

——硬要放在山上,也要刷成白色。不然太刺眼,有损宝塔的形象。这到底是古迹,是城徽呀!

——城徽也是人造的。如今“各领风骚”早已不可能“数百年”,难道还要维护风流千古么?

……

1889年,法国为了举行世界博览会,纪念大革命一百周年,在巴黎建起了埃菲尔铁塔。

这座当时世界最高的人工建筑,刚刚建好就成了众矢之的。英国一位负有盛名的评论家说,他到了巴黎只愿呆在铁塔底下,以免丑陋的高塔映入眼帘。当时法国的一批社会名流,包括著名作家莫泊桑,联名上书政府,要求尽快地拆掉铁塔。此后几十年,也不断有拆塔的呐喊。

结果呢,倒是铁塔终于成了巴黎的象征与骄傲,成了举世瞩目、每年都有数百万游客登临的名胜……

原始所谓的塔,也就是佛教徒们馒头样圆坟的顶端,插上一根带尖刺的东西。后来才慢慢的有了讲究,楼层必是奇数:3、7、9……平面须为偶数:4、6、8……这种七层宝塔之形成定格、遍布各地,想必经历了儒家与佛家长期的碰撞、融合与演化。

据说汉字中原本没有“塔”,是隋唐译者在翻译佛经中创造的。佛教作为外来文化,无疑丰富了中华文明。学者们认为,宋明理学的产生,就是儒、释、道三教交融的结果。

国人接受外来文化,其实选择性是极强的。人人几乎耳熟能详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未必有多少人,真正的入脑入心。

从官方到民间,对于不加定义的一条人命,何时真能抬举到“七级浮屠”的高度?大概,很多话都当不得真,都是需要时才拿来当个说辞。对生命的关怀与敬畏,从来都不是传统文化的主流。

东山宝塔,已然建在了小城人民的心底!

人心,这是比东山更坚实的基座,是一切根基中最稳固最耐久的根基。

经过一千多年的时间长河、战火硝烟、迅雷疾雨……宝塔也曾破损甚至坍塌,但只要还在人心里,就能屡毁屡建,就能至今还巍巍然耸立于东山之巅。

宝塔刚刚建成之时,无论何等壮观,也不见得人人都能接受。隋朝人民或许也曾感叹:唉唉!好好的山上,非要杵这么个怪物干嘛?任何事物要在人的心里扎根,都不容易,至少需要时间。

古塔存在久了,也就有了合理性。人们从司空见惯,到认可到赞许,到终于发现这是一个时代的见证,一个高度的标记。于是大家感叹:如果东山顶上没有这座宝塔,确实过于空寂、过于苍凉。于是人们赞美而且保护它,珍惜甚至崇敬它……

然而,七层古塔,总高三十三米三,大约也只是一个可以让古人无愧的高度!

Tags: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