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首页>美文欣赏 / 正文

开在冬天的玉兰花

佚名 2021-10-18 23:37:08 美文欣赏 54 ℃

寒意渐浓了。一树一树知名和不知名的落叶从密密匝匝的枝桠间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骤起的寒风顷刻间便席卷了这四季轮回的产物,每一个角落都定格着枯枝败叶清瘦的身影。

冬天是一把无情的剪刀。即便树枝上仍残留着那么一片两片瑟瑟发抖的叶儿吧,料峭的海风终归是要把它一扫而光的。岁月轮回的法则连人都无法抗拒呢,何况,一棵默默无闻的树。

然而此时,却有一个不屈的精灵,逆法则而萌、而动、而发。

这是一种通体透发着朗朗筋骨、浸淬了血与火的生命真谛与高洁伟岸精神的精灵,一个醒着的灵魂——开在冬天的玉兰花。

其实,早在今年凝冻肆虐期间,每次经过那一排排、一树树排列整齐的玉兰树群旁边时,玉兰花就已经幻化成一个精灵,牢牢地植根在我的灵魂深处而让我无法自拔了。灾难中的万物都显得那样弱不禁风,一片一片的树林被骄横跋扈的凌冻压垮了双肩,压折了腰身,唯有玉兰花在冒着风雪,热烈绚烂、从容不迫地开放着,甚至在令人窒息的寒冷里,一缕奇香馥郁诱人。那时,我的心智便忐忑不安地躁动着,想要提笔抒发一点什么,倾吐一点什么。

然而最终,因琐事的忙碌抑或是令人胆寒的凝冻灾害的终结,更或者是其他种种站不住脚跟的理由和借口使然,洁白的稿笺上,终究还是没有留下有关玉兰花只言片语的故事。

转眼又是一冬了。冷飕飕的寒风中,玉兰树默默地静立着。所有的树叶都落光了,然而在枝枝蔓蔓间,却有一颗颗指头般大小的花骨朵萌动着。紧裹着花骨朵的一层层胞衣被一股醒来的力量撕裂了,里面的花蕾一尘不染。这些可爱的小不点,今天看着它还丑小鸭一般静静地躺在被窝里睡觉呢,明天再去看时,它已经掀开被子,��金的方案。马明哲请教业内人士,得知工伤保险属于商业保险,要做得成立新公司、申请牌照。

  于是,他开始潜心研究商业保险公司的“门道”。

  1986年,开始“懂行”的马明哲向袁庚建议成立一家商业保险公司。获得袁庚的批准后,他带着信件只身前往北京“走审批”。

  两年后,平安保险正式成立,成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地方性保险公司。

  公司创立之初,规模很小,一共只有12名员工、3台电脑和一辆自行车,用最原始的铅字打字机打印保单。

  马明哲却很乐观,“生于抗美援朝,长身体时自然灾害,读书时是‘文革’,参加工作遇到上山下乡,经历过这四部曲的磨练,现在的辛苦不算什么”。

  促进企业转型

  早期,平安保险是国资控股,工行持股51%,招商局持股49%。工行给了平安不少保险业务的单子,招商局能为平安员工解决户口问题,因此平安的业务很有保障。

  成立的第一年,平安的年营收418万元,利润190万。

  但是,马明哲的雄心不止于此,他不想“靠体制给单子”缓慢发展。

  那段时间,他经常外出考察学习。在台湾,他发现寿险的发展空间比商业保险大。在香港,他发现银行不仅能做存贷、信用卡,还能代销证券、保险,于是产生了做综合金融的想法。

  可是身在体制内,很多事情马明哲做不了主,人事上,他得遵从招商局的安排,新的商业计划,要经过层层审批,而且中间随时可能“被毙”,企业要转型并不容易。

  办法是想出来的,马明哲做了两手工作,一方面,发展容易通过的寿险业务,率先在全国开展个人寿险营销;另一方面,进行股份制改革,采取员工合股基金持股模式。

  后来,由于国家政策变化,平安于1992年以该基金注册职工合股基金公司,而马明哲顺理成章地开始作为职工合股基金派出的董事担任平安董事长。

  发展综合金融

  股权变更后,马明哲掌握大权,开始全力发展综合金融。

  在员工大会上,马明哲明确了平安的发展战略:一定要朝金融控股这条路走下去。

  “平安的唯一选择是顺应客户的需要,顺应市场变化。人们的时间越来越宝贵,他们需要一种能省时省力,多元化、个性化、一站式的服务。这些,只有综合金融能够做到。”

  但是确定这个战略之初,业内对马明哲褒贬不一。监管部门的一次会议上,一位领导公开嘲讽他做综合金融不是时候,他却不以为然。

  对于监管部门,马明哲的应对策略之一是“拖”:只要没有红头文件明确马上撤掉、撤出,就先干着。

  然而“拖”是很难的,马明哲一度内外交困。为了见监管部门领导一面,他在街道上站了几个小时,从晚上到深夜。

  马明哲的“顽固”让平安逐步成为“金融全牌照”(银行、证券、期货、保险、基金、信托、租赁)企业。2017年半年报显示,中国平安的资产规模逼近6万亿。

  在平安这艘巨轮上,马明哲已经掌舵了30年,这离不开他敢为人先、锐意进取的精神,就像他说

Tags:  玉兰花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